但北琼集团还是不可避免的被一群贪婪的世家集

发布时间:2018-07-06 11:22:41   编辑:彩运网-彩运网彩票浏览人次:65

 
    陈凡虽然冲天而去,当他的一切所作所为,早就被网络上的各种直播平台录下,更通过网络和电视,传到无数人眼前。
 
    虽然观看‘江北盛会’的人,开始只有几百万。但这是何等大事,几乎陈凡前脚现身,后脚网络上就出现了关于‘江北黑衣神秘人’‘北琼之主是谁?’‘陈北玄现身’等帖子。
 
    现代网络无比发达。
 
    这些新闻一开始,只是零散冒出,许多人根本不屑一顾。如今这个时代,每天不知道有多少谣言传出。一会儿这里有神宝现世,一会儿哪处有洞天横空,甚至还有谁谁证道金丹,又或者天外修士降临等等。大部分都是谣言。
 
    但随着几分钟之后,越来越多人上传疑问,甚至有人截图和视频传上来。顿时引起很多人的好奇心。于是无数人开始涌入各大直播平台。一时间,许多直播平台甚至要被挤的瘫痪,尤其以‘芒果直播’最盛,同时在线人数达上千万人,而且以每分钟两百万速度向上跳。
 
    “快快,立刻命令技术部加大带宽,绝对不能被挤跨。”芒果直播负责人,连连跳脚。
 
    主持人江华,更是被他顶头上司一阵训斥,让他迅速恢复直播。但是江华心中直叫苦,他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释,实际上,任何一个解说员到这里,都要懵逼。
 
    几乎只是数分钟内。
 
    高台之上就连死了十几个神境和一位先天,甚至陈凡跺跺脚,又震出七八个异族来。还各个都是先天强者,来头达到极点。
 
    ‘魔人族、黑暗血族、海族...’
 
    这哪一个,都是江华、芒果直播乃至华国都无法招惹的超级巨头。
 
    结果却被陈凡弹指如鸡般碾杀。
 
    江华彻底风中凌乱。
 
    而透过直播观看的无数观众,更是恨不得把心中所有的‘我草’全部吐槽出来。
 
    “这家伙是谁,太凶残了,一步一杀啊,连太阳宫和黑暗异族的人都杀。那个辛执事,我记得前不久才得到美国总统接见吧。”
 
    “是啊,还有那七八个异族先天,至少来自四五个种族,每一个都不好惹,前不久欧洲有一个首相就得罪了黑暗血族的首领,结果被当场吸干鲜血。”
 
    “这黑衣人太恐怖了,你们知道是谁吗?”
 
    “陈北玄啊,楼上的不认识?”
 
    “陈北玄是谁?”
 
    “我去,连陈北玄都不知道,你一定是2020年后的,估计还没上小学!”
 
    “你才没上小学...”
 
    直播平台的弹幕,几乎如瀑布雨般刷落,差点让芒果直播都当机。更有无数人吐槽,许多人都认不出陈凡,毕竟陈凡离开太久,年轻一代都是在陈凡之后成长起来的,但大凡二十五岁之后的人,都对陈凡记忆犹新,十年时间,还不足以掩盖陈凡的事迹。
 
    于是关于陈北玄的热搜,瞬间冲到X信、X博、X度的最头条,瞬间刷爆一切朋友圈、微博圈。凡是知道陈凡回来的人,几乎疯狂了。
 
    “我去,至于吗?不就是以前的北琼派主吗?他最多也就金丹,不比叶南天、老青龙、八极祖师等强多少。”
 
    有人质疑。
 
    但下面迅速一群人反驳:
 
    “孩子,你肯定不满二十,根本不知道陈北玄这三个字意味着什么。那是一个时代,曾经地球的无敌强者。十年前陈北玄就已经可斩金丹了,十年后,你知道陈北玄到达什么境界吗?”
 
    “不错,当今异族喧嚣、域外仙人降临,昆仑和各大门派苦苦支撑,终于等到陈北玄回归了。那些胆敢对我国挑衅的异族,全要倒霉。”
 
    “哈哈,陈北玄可是睚眦必报的,你们等着看吧,他一定会复仇。”
 
    陈凡的铁杆粉丝虽然不多,但战斗力都很强悍,拼命在网上科普。很快,连那些年轻人,都知道了陈凡曾经的身份。
 
    他们虽然不明白,这些年龄大的长辈为何如此癫狂,但还是能够感受到陈凡的魅力。
 
    而此时,陈凡回归的消息,终于透过网络,传播到媒体圈,传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。
 
    那一刻。
 
    只要是听到消息的国家、宗派、集团、种族,无不为之震撼。
 
    ...
 
    天南省临州。
 
    陆燕舞端坐在陆家山庄中,已经年近四十的她,因为灵药和炼气有成的缘故,所以依旧保持曾经的容貌,皮肤晶莹凝脂、欺霜赛雪,时间在其身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,但却给她带来了岁月的厚重和女人独有的妩媚婉约。
 
    当年北琼派覆灭时,陆燕舞和陆家因为只是北琼外门分支,主要负责北琼集团方面,所以躲过一劫,但北琼集团还是不可避免的被一群贪婪的世家集团吞噬,陆燕舞苦苦支撑,只能勉强抱住陆家罢了。
 
    今日的陆家,虽然还是华国有名的武道世家,但距离极盛时期,已经差的太远。
 
    陆燕舞今日正伏案处理公务,不时抬起头,两指轻轻按压太阳穴,眼中满是疲倦。失去了北琼这个大靠山,无数人都想扑倒陆家这块大肥肉上啃一口,陆燕舞哪怕一退再退,把大半个天南省的地盘都让出去,仅剩半个临州,但许多敌人依旧不远放弃。
 
    ‘哎,若北琼和陈真君还在时,何至于被这种宵小欺凌。’
 
    陆燕舞轻叹,看着桌子上的一封请柬,想到请柬主人那张虚伪至极的色眯眯面孔,心中就像作呕,但却不得不摆出笑容,准备回复。
 
    这时,忽然有一个少女冲进来:
 
    “姐姐,姐姐,天大的好消息。陈...陈....他回来了。”
 
    “多大事情,看把你急的,上气不接下气,什么陈不陈的。燕霜,你好歹也是我陆家的小姐,在外面可不许如此无礼,让人以为我陆家没礼貌。”
 
    陆燕舞没好气的起身,拉住少女训斥。
 
    但这时,她忽的看到,鲜少露面的陆老太爷竟然也出现在书房门前,顿时一愣:“老太爷,您怎么也来了,不和我说一声。”
 
    陆老太爷脸上带笑道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