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等所有异族祖星加起来都非天荒对手

发布时间:2018-07-06 11:23:06   编辑:彩运网-彩运网彩票浏览人次:73

 确实值得庆贺。
 
    昆仑再也不用独立支撑起华国天柱了!
 
    此时,不止苏家、唐家、顾家,几乎所有与陈凡有关系的十里,都同时为之一振。是的,北琼确实不在了,但陈凡回来了。北琼派等于陈凡,但陈凡不等于北琼。
 
    可以说,整个北琼都是系于陈凡一人身上。
 
    哪怕山门崩塌,弟子寥落,高层死伤惨重。但只要陈凡还在,北琼派就依然在。他一个人,就是一个宗派,一个世家!
 
    这就是陈凡的威严,昔日地球第一强者的傲气。
 
    而那些与陈凡曾为敌的势力,听到消息,无不震动惊恐。
 
    日国、东南亚、龙虎山、密宗、茅山道乃至美国、欧盟、埃及...一个个势力都仿佛被鞭子抽在身上,猛地惊醒过来,无数道目光瞬间汇聚向华国,汇聚向东江省,汇聚向那个青阳小镇。
 
    很多大势力在暗中低语。
 
    ‘陈北玄,如今已非你称雄的年代,当年你能横扫各大黑暗异族,但如今它们都有‘祖星’在背后支撑,有无上强者透过不同的天路,降临地球,你若再敢放肆。必然有金丹乃至金丹之上的强者出手镇压你。’
 
    他们对陈凡回归,略微担心,但并不畏惧。
 
    毕竟,现在时代已经改变,地球也在改变,一个金丹已经算不了什么。如老青龙这样全球能排进前五的强者,不也被太阳宫一位无名修士一指击伤吗?这说明,主宰地球的,已经非地球原来的强者,而是各大黑暗异族,以及从它们祖星横渡天路而来的诸多老祖们。
 
    更不用说。
 
    在各大黑暗异族之上,还有太初寺、无极道场、太阳宫、悬空教派等超级势力,那才是地球现在真正的霸主。
 
    但哪怕这样,他们心中依旧有一丝恐惧。
 
    十年后。
 
    陈凡的修为确实不再算什么。如今世界顶级大国,都有金丹强者坐镇。如美国、欧盟背后,更有黑暗异族支撑。而龙虎山、茅山道、密宗之类的掌门老祖,也都修成金丹。
 
    但陈凡给他们带来的恐惧,依旧无法磨灭。
 
    十年前陈凡就能一剑斩金丹,十年后的陈凡,又强到何种程度呢?
 
    许多人想试探,但根本就不敢。陈北玄的睚眦必报,从他一回归就显现出来,七八个黑暗异族的先天强者,被陈凡一剑诛杀,这就是最好的宣言。
 
    那一日。
 
    不敢你是否愿意,不管你想不想看,想不想关注,陈凡都如同一条蛮横的远古暴龙般,横冲直撞的冲入整个地球无数人的眼中耳中鼻中。
 
    甚至连对陈凡本不在意的太初寺、无极道场、太阳宫等,也不得不关注这位曾经的地球第一人。
 
    今天,整的地球,都在围绕陈凡起舞。
 
    而此时。
 
    陈凡已经风雷电掣的向青阳镇外赶去。
 
    那死去的异族虽话未说完,但它口中‘北琼最后一个弟子’,显然指的不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陈夭夭。而是那位隐在身后,一直苦苦支撑大局的‘秀姨’。
 
    “阿秀,是你吗?”
 
    陈凡心中轻叹,眼眸中杀意却越来越盛,仿佛撕裂天地般。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1071章 再见阿秀(第五更)
 
    陈凡的速度何等之快。
 
    他神念扫除,几乎瞬间锁定目标,然后下一刻,就出现在青阳镇外一片湖泊边缘的小楼上空。这片湖泊,翠绿如碧玉,灵气凝聚,赫然是一方修行福地,更有一座小小竹楼屹立在湖边,充满淡雅宁静的气息。
 
    但现在。
 
    福地却化作杀场。
 
    十几个先天强者,正从四面八方把竹楼笼罩。这些强者,甚至不全是黑暗异族,还有人类。有些人口中说着不同的语言,赫然是来自日国、缅国乃至欧洲的强者。他们联手布下大阵,引动天地间的太阳真火,赫然要把整片湖泊带竹楼中的人,尽数焚烧成灰烬。
 
    在竹楼下,一个满头白发的沧桑老妇,正苦苦支撑着。
 
    她面容尽然和阿秀有三四分相似,仿佛那个少女老了六十岁的模样。
 
    女子虽然身上气息混元宏大,远胜在场任何一位先天,但气机在运转时,却有着几分凝塞之处,更不时剧烈咳嗽,显然身上受过重伤。若有人内视,就会发现,她整个紫府气海,都被一团血色能量笼罩住,层层封锁,十成实力连两成都发挥不出,那曾血色能量,更在无时无刻不汲取少女的气血,让她容颜越发苍老。
 
    “秀姑娘,束手就擒吧。你的踪迹早就被我们发现了。之前只不过懒得抓你罢了,还以为能钓出什么大鱼来。”
 
    “不错,秀姑娘,你当年虽强强悍,距离金丹也只差半步,但自从被我血族老祖一记‘毒血咒’打中后,到底能不能发挥出全部修为都两说,寿元更没几年好活,都老态龙钟了,还反抗干嘛?”
 
    “哈哈。看到曾经高高在上的北琼第一首席成这模样,我真痛快。”
 
    几个异族先天,肆无忌惮说着。
 
    那女子,赫然就是阿秀,不知怎么落成这幅模样。
 
    但阿秀哪怕撑得口吐鲜血,背脊都被压弯,但眼中却一片坚定,没有半丝退步与动摇:“我北琼一脉,哪怕战死,也不会投降!总有一日,我老师会替我报仇的。”
 
    “呵,陈北玄吗?你那师父早不知死在域外星空多少年了。他去的可是天荒,整个遗弃星域最强盛的星辰,曾出过化神,有不朽道统存在。据说上面元婴都不止二三十个。连我族老祖提到天荒,都无比忌惮。陈北玄一个区区金丹,落在那样星辰上,简直有死无生!你还指望他回来?”
 
    有一个身披金色长袍的黑暗血族大公冷笑。
 
    “你知道师父去向?”阿秀一愣。
 
    “当然,你们地球这些土著不知道天荒星,但我家老祖来自血族祖星。自然清楚天荒的恐怖。可以说,我等所有异族祖星加起来,都非天荒对手。那可是遗弃星域第一大星,便是那些从星海中来的仙人们,也未必愿意招惹天荒。”
 
    “你说,陈北玄去了这样的星域,是死是活呢?”
 
    说到最后。
 
    诸多异族都哈哈大笑。
 
    阿秀的脸色,在这些异族笑声中,顿时变得灰败,眼中毫无一丝生机。她不愿相信,但知道这些异族不可能骗她这个将死的老太婆。
 
    ‘老师,你难道真的陨落在天荒了?’
 
    阿秀心中绝望。
 
    这时。
 
    忽的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传来:
 
    “谁说我死在天荒了?”
 
    伴随着这声音,是一道贯穿天地的金色长虹,风驰电掣,猛地劈开云层,带着重重风雷之力与恐怖威势降临。
 
    当那金光身影现身那一刻,整个湖泊都被凭空压塌三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