都无法接触这可是血族老祖的诅咒

发布时间:2018-07-06 11:23:18   编辑:彩运网-彩运网彩票浏览人次:81

 
    “老师?”
 
    白发老妇猛地抬头,望向金光中,就见那少年黑发黑瞳,一袭黑衣,容貌与当年,根本一丝区别都没有,不正是陈凡吗?
 
    而那十几个异族和他国先天强者,顿时脸色狂变:
 
    “陈北玄,你竟然还活着,这怎么可能?”
 
    尤其那个黑暗血族大公更是如见鬼魅:“你不是去了天荒星吗?昆墟界和北琼派许多人都亲眼所见,你怎么还能回来,那可是天荒啊,有不朽道统坐镇的星辰,元婴如雨...”
 
    “区区天荒算什么,就算九天仙界,我都曾来过一回。况且,我陈北玄去哪,需要向你们知会吗?”陈凡冷哼一声,看到阿秀满头白发,泪流满面模样,心中猛地一痛。
 
    那是他当年最喜爱的弟子啊。
 
    陈凡离开地球前,阿秀连二十五岁都没有,早修成先天,正青春年少,无比得意的时候。此刻却如同一个病怏怏的白发老妪,更被一群蝼蚁欺凌,让陈凡如何不痛,如何不怒?
 
    他的杀意甚至化作实质,顿时如潮水一般,席卷整个天地,把方圆十里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了般,化作一片森冷的修罗世界。
 
    “分散逃。”
 
    无论是异族先天,还是日国、缅国、美国的强者,心中都是一寒,转身就化作遁光,分散逃跑。十年后的陈北玄,似乎比当年更恐怖了。
 
    “哼,逃得掉?”
 
    陈凡冷笑。
 
    他面对十数道四散逃开的遁光,只是目光微微一凝。
 
    然后虚空中,方圆十里的空间,同时凝结成一块铁板般,连元气、草木、湖泊乃至人的一根手指头都抬不起来。然后陈凡在这些先天惊骇目光中,轻轻一跺脚。
 
    “嘭。”
 
    那一刻,天地轻轻一晃。
 
    无数的波纹,更从陈凡脚下,如水波般迅速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。所有接触到这波纹的异族修士,整个人瞬间都被撕裂成无数块。宛如一块镜子破碎般,哪怕再凑起来,也能看到上面清晰的裂缝。
 
    陈凡这一脚,赫然让空间震荡,激起空间风暴。
 
    那些先天修士的肉身,哪能扛得住空间风暴的力量,瞬间都被撕成粉碎。
 
    “啊,陈北玄,我族老祖一定不会放过你...”
 
    虚空中,直接坠落下血雨,无数猩红血花当空绽放,残肢断臂从天而降。更有人神魂一时没死,还在凄厉嚎叫。
 
    但陈凡直接一袖挥出,将所有神魂震成粉碎,将这些修士彻底碾杀。然后才从虚空降下,来到白发苍苍的老妇身前:
 
    “阿秀,我来迟了。”
 
    阿秀没说话,只是苍老的面盘上,顿时泪流满面。
 
    ...
 
    当楚明辉和唐亦菲匆忙赶到这个小湖畔的时候,只看到十几个血色人形大坑。还有正在外面匆忙打扫的小女孩陈夭夭。
 
    “夭夭,陈真君和你秀姨呢?”楚明辉匆忙问道。
 
    “不知道,叔叔自从来了之后,就把秀姨带到竹楼中,说为她疗伤。”陈夭夭说着,小脸上却一阵轻快。
 
    她此刻,已经从阿秀口中听到陈凡身份,自然无比激动。这可是陈夭夭最崇拜的北琼门主。传下‘真武三十六式’的陈真君,更是她陈夭夭的堂叔。
 
    ‘哼,从现在开始,我陈夭夭也是有靠山的人啦。’
 
    小女孩心中美滋滋的。
 
    但一想到秀姨临走时那剧烈咳嗽的佝偻身影,和脸上越来越多的皱纹,心中就情绪不安:“不知道,那个超厉害的门主叔叔,能不能救回秀姨。不求他把秀姨功力尽负,但只要秀姨能够多活几年,我就天天给门主叔叔做好吃的。’
 
    小女孩虽然小,但却知道阿秀所中的诅咒,是何等阴毒。
 
    当年那位血族老祖虽未亲身到,只是隔着万里,随手甩来一个小法咒。但却让无比强大,可力敌金丹的秀姨,当场吐血败退,到最后更化作佝偻老妪,连寿元都没有几年。
 
    不仅是她。
 
    连楚明辉、唐亦菲也都知道。
 
    他们这几年,在外面默默维护阿秀,也曾想提供援手。但无论什么国医圣手,又或者丹药大师,都无法接触。这可是血族老祖的诅咒。
 
    那位血族老祖,虽不知是什么境界强者,但必然是金丹中的巅峰,乃至金丹之上都尤为可知。这样一位强者种下的诅咒,陈凡能解吗?
 
    “哎,我刚才就想多说一句,可是陈真君速度太快了,这下可如何是好?”唐亦菲更看着周围十数个血色人形大坑,连身叹气。
 
    死在这里的,可不仅仅有异族先天,还有日国、缅国、美国等他国强国。
 
    一口气,十几个先天陨落。
 
    这是惊动全球的大事啊。
 
    连楚明辉眼神中,也露出一丝担忧。陈凡确实太莽撞了,根本不清楚现在地球的格局,是何等惊险,何等危若累卵。早非之前陈凡一个金丹,就可以纵横无敌,碾压诸多洞天异族的那个地球了。
 
    “罢了,我之后找机会,悄悄劝劝陈真君吧。”唐亦菲小声道。
 
    但她说着说着,猛然抬头,满脸惊骇:
 
    “这是...”